鸩渴

【代号D机关】刨点机关员对结城大魔王的态度x——

【以下内容出自原作、番剧、广播剧,无关部分有省略。】

1.波多野/岛野亮佑:

       (一) “就是这种时候,最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误算。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在暗中啜着烟草的男人的背影,转过身来我便看清他是——我会完美地完成任务的,魔王大人!
        呵......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渡过难关!这就是作为D机关间谍的骄傲!”
   
               ——《广播剧:香烟暗码》

        (二)岛野从原地慢慢地站了起来。
      岛野的双臂无力地垂在身前,向前踏出一步。
      “......开枪啊。”岛野声音低沉,毫不犹豫。
      “怎么了?这样可就瞄不准了哦。”岛野笑道,身体悠悠然地晃着,又向前迈出一步。

      回想起约翰畏怯的脸,岛野不由得微笑起来。
      真是可怜。相比是吓坏了吧。
      在约翰的眼中,岛野的身姿应该像是一头漆黑的野兽。因为那个时候,岛野是在刻意模仿结城中佐的样子。

                                      ——《误算》
【你们到底拿大魔王当啥啊x...以及——波多野以装瘸的形式,向伟大的结城魔王致敬(´・ω・`)xx——】【滑稽.GIF】

         (三)耳边响起了没有起伏的低沉声音。回过神来,惊讶地皱起眉。
       地狱使者?冥府引路人?
       不,不对。
       这令人悚然的,冷冰冰的声音,它的主人是——
       魔王。
       岛野的嘴角浮起微笑,低垂着头抬眼窥向声音的主人。
       一支蜡烛照亮了男人的侧脸。然而,修道士般黑色风帽一直遮挡到眼部,除了下巴,几乎看不清男人的长相。
        ——真是的,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岛野暗自苦笑。
                                                     
                                      ——《误算》

【好想槽,波多野这么想看老父亲正脸吗→_→...】【虚着眼】

            (四)波多野:“咦?∑黑猫是魔女的使魔,跟魔王可没关系吧?”            
        「结城中佐的注视→_→.GIF」
          “吁♪~~~~”【偏头吹口哨.GIF】
     
                     ——《特别篇:黑猫约鲁的冒险》
———————————————————
P.S.话说魔王真的是“私底下的外号”吗→_→...【虚着眼】全世界都知道了吧?!【摔!】连其他法国联络员的代号都跟魔王配套起的啊!!【摔!】

2.蒲生次郎:

   (一)难道当时结城中佐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公园......结城中佐......就是这个,当时结城中佐......
        他想起来了。
        ——不管怎样的调查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别忘了这点。
        结城中佐说着,同时把拐杖换了手,那是毫无必要的动作。就算只是一眨眼,结城中佐也不会做不必要的动作吧?

                                      ——《幽灵》

【结城中佐斩获“迷弟的信任”x1。】【喂x】

3.神永/伊泽和男:

       (一)“结城?结城中佐......妈的,那个该死的家伙!”伊泽突然大声喊道,连珠炮似的将结城中佐臭骂了一顿。
        冷血动物。
        人肉贩子。
        拉皮条的。
        地狱使者。
        吸年轻人精气的吸血鬼。
        阴阳怪气的家伙。

【结城中佐:你尽管骂,我没猜到算我输。】【x】

       (二)马克斯中校:刚才我们没问你,你倒是嘴里不断念叨着“可恶,我被结城中佐出卖了”“结城中佐出卖了我”......被结城出卖的男人最能获得我们信任。
        伊泽紧咬着嘴唇,狠狠瞪着马克斯中校淡褐色的眼珠,以及他那右颊有一道伤疤的脸庞。
         接着他转过脸去,颓然垂首。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段时真是笑成傻逼x——】

         (三)马克斯中校不怀好意的笑道: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犹豫着该不该背叛结城吗?你这种心情,我也不是不能体会,因为他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不过,你刚才自己不是说过吗?是结城先出卖你的。还有,你别忘了,你刚才已经说出了绝不能泄露的事。就算现在回去,结城也不会饶过你。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伊泽就像被马克斯中校的一字一句打中般的缓缓摇头。
       沉默片刻后,伊泽深深叹了口气,朝摆在桌上的电报机缓缓伸出手......

【马克斯中校怎么一股子抢儿子的既视感xx——】

       (四)伊泽苦笑着,将书抛到桌上,横身倒向床铺。
         他决定放弃,不再思索结城中佐这个迷题的含义。
         如果结城中佐有心不让他猜出迷题,伊泽绝对猜不透。
         “他设这个迷题的用意,等时候到了,一定会明白。”

         (五)一开始结城中佐就预见到了这一切。
        “结城中佐到底是信任我,还是不信任我?”
        感觉还真是复杂。结城中佐对伊泽并没有什么信不信任的问题,他只是将伊泽当成某种特别的存在罢了。证据是......

【某种地主家可以拿来卖的傻儿子存在x——】

         (六)“真是个惊人的怪物......不,不愧是魔王。”
        伊泽坐在行驶的车子中,闭着眼睛,努力与睡意相抗的同时,脑中浮现结城中佐那幽暗的眼神。
        在歌德的诗句中,魔王以花言巧语夺走孩童的灵魂。而他的亲生父亲不管怎么极力挽留,仍旧枉然。那肯定是厉害无比的甜言蜜语。
        “我们的魔王,下次会用什么花言巧语来夺走我的灵魂?”他闭着眼,泛起苦笑。
                                   ——《鲁滨逊》

【不,魔王卖你的时候明明啥都没说。】【嘲讽脸(´・ω・`).JPG】

4.宗像(忘了对应番里哪个人了。不过可以跟最后一集对一对。)

        “三国间谍?太离谱了。”葛西耸着肩,一脸惊讶,宗像不予理会,转身面向结城中佐。
        “您怎么看?”
                                    ——《xx》
【“不理你了,我找爹去。”】【bushi】

5.仲根
    (一)拥有无法使用的能力,因心中的焦急几欲发狂。所以,他就像期待救世主降临般,对那名像恶魔般的男人充满渴望。

                                    ——《黑鸟》
【仲根对结·伯乐·城中佐说:使用我吧......】【串戏ingx】

       (二)好几个假设像水泡般浮现在脑中。倘若日本大使馆对莲水病逝的事保密,没告诉国内的话......假使结城中佐正忙着处理欧洲那起事故......如果和仲根联络的事,完全委托莲水处理的话......
       超越世上万物的结城中佐,他那张冷峻的脸——
       记忆中,人称“魔王”的那名男子的脸,正在扭曲变形形成一道漩涡,被吸进黑暗中......
                                    ——《黑鸟》
【你们D机关......个人崇拜...搞得很厉害嘛。】【滑稽x】
【魔王:伤心到变形】【滚x】
———————————————————
6.最后!隆重推出——甘利/内海脩:
 
        内海苦笑着低语,把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结城中佐的面孔驱赶到了巨大的积雨云的地方。【中佐:excuse me???】
                       ——《代号“刻耳柏洛斯”》
   
【甘利,你......真是D机关的...一股清流。】【→_→】
————————————————————

P.S.撇嘴什么的......这个中佐好可爱啊x↓!

       “......别那么贪心。”结城中佐难得会苦笑似的撇着嘴说道,“外务省坚称东边是他们的地盘。要让他们挂不住脸不是难事,但日后万一有事,可就麻烦了。”
                                    ——《黑鸟》
P.P.S.听说魔王老父亲在访谈时说比较疼爱的孩子除了三好应该就是波多野,因为很可爱。嗯...【感慨地】果然实井并不是什么“可 · 爱”的孩子啊——【滑稽.GIF】
———————————————————
       至于上述摘抄能得出啥结论么......【思索】

【结论:对魔王的敬畏程度,很有可能是跟执行任务时的幸运E程度成正比的。】【误x】【滑稽】

【濯墟纪·12月稿】任评说

                         序·白龙鱼服

         烟尘滚滚,车轱辘碾过石块的声音回荡在峡谷中,马蹄落地声压抑不住。
        
        乌袍黑铠的轻骑紧紧环护着几乘用黑缎帐子捂得密不透风的车驾,隔了很长一段队伍才安排几名战士负责照明,燃着的火把在两侧孤峭险壁上跃出影影绰绰的光,投映着车马干巴巴的巨影。

         每位战士都绷紧如弓——他们深知被环护住的车驾中,总归有一辆供着他们大祁朝至高无上的人主。
         
        君王亲征本就凶险,在这肠管子似的“楚箕峡”中行军更是冒死之举。若是封堵两口双面夹击,或是在两方崖上埋伏,大祁的国耻日就得设于此日。只是前线吃紧,相持势同水火,已经到了哪方援军先至胜败就有定论的关头。他们只有这条捷径可走——好在先派探子摸过底,没有埋伏。
       
        若是一国之君在这里有什么闪失,这帮战士铁定都不得活......不行,不能想这种事——领军开路的将军回望身后黑压压众军,暗叹口气——看来御驾亲征除了扬我国威这点儿好,还真是折腾这帮子老兵......?!!什么?!“什么?!!”万千将士忘了勒马悚然抬头,火光映的通红的岩壁上幽幽浮起无数暗影,蔓延拉长——

        影子们的主人驾驭着迅速漫过半片崖壁的黑暗,缓缓从崖顶涌出——将军瞪着他的眼睛,他们没给予他忘掉这个画面的机会。


【峡谷名梗源桃花源记,“初极狭,才通人”。】

      
       
       

无聊时脑洞...也叫看到的人明白朕why不写文,因为出来的就是这种玩意儿。

         “哈......恶棍的好朋友就应该是混蛋啊!”她居高临下抚掌大笑,身后是一地残尸,“坏人和坏人,不正是应该守望相助么?”
         还活着的人目睹了她的暴行都逃光了, 满身的伤将他压制得无法追上去冲那群亡命奔逃的家伙做出任何报复。
         他跪在地上,死死盯住她,长长的额发盖住眼睛,给整张脸覆上一层厚重的阴影。
         “你在...怜悯我?!”这句话的重量膨胀,几乎崩碎牙齿。
        ——“你值得同情么?”   她摊着手不以为然,“你有做什么值得我可怜的事情么? 是摇尾乞怜了还是伏地求饶?”
       ——“......”他怔了怔,“......”
       “嗯?没有是吧?” 她沉声,“当机了?知道自己多十恶不赦罪不容诛了?”
       “......是吗。”他低低地笑起来,笑得呛气咳出了口血沫,“呵...咳!咳咳...呵...”
       气顺了,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借力撑了起来,使出分筋错骨的劲力捏了捏那只钢筋铁骨的手,笑道——“有幸相识,交友——愉快。”
       她笑着呲了呲牙花子,用空着的手掐住他的腕上下甩了甩,顺便将他的手腕掰了个脱臼。
       ——“我也——非常...愉快。”

...2015暑假外交文...

——我们所看见的星光,常常来自几万年前。

——我们所看见的太阳,是它八分钟前的模样。

——我们所看见的墨迹,都来自l/c+t的时间前。

目之所及,尽为过去。

或许,“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句名言,还能解读出不同的含义:即使你如雕像般永远屹立不动,此时此刻的你,也不是面前的你。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置身于历史的惊涛骇浪中,生前死后,无法逃离。

然而,世流浩荡中,总有一群人愿意逆流而上,没身历史的黑幕之后,与时光做交易,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支撑起即将倾覆的历史。

意气风发的先辈们,踏浪而来,击碎阴森的欲望,舍弃明媚的情感,穿越不休的硝烟,逼近幽寒的阴谋,亲手斩断了这世间的光和暗,终究登上了世界之巅。

他们共享了一个名字。

——历史管理局。

是我们改变了历史,抑或历史无声地指明了我们的前路?

是我们追逐着光明,抑或光明悄然地阖上了我们的双眼?

“君子居草庐而思社稷,小人处庙堂而误国家。”——演员。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导演。

“大国无盐,大国无颜。”——商人。

“自由万岁。”——献祭者。

历史是由这样的碎片拼合成的。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后,还有千千万万个演员,千千万万个导演,千千万万个商人,千千万万个为所有人的自由幸福舍弃自我的献祭者。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是缩影飞化的烟云。

是烟云散尽后的灰烬。

是灰烬炽热的余温,孤独地与这个世界的冰冷相抗。

在这个最温暖的季节里,让我们细细拾捡他们留下的遗迹,拂去蒙尘的时光,捧护宿命的光锥,探求历史阴面的真谛。

立时间之巅,端看历史之实,思量其后之心。

——致残酷的历史,以及已逝之人。

——欢迎来到时间海。

今夏8月11日晚8点,我们为各位准备了一万楼的抢楼盛宴,恭候各位的到来。

链接http://tieba.baidu.com/f?kw=%CA%B1%BC%E4%BA%A3%CF%B5%C1%D0&fr=ala0&loc=r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