鸩渴

【代号D机关】刨点机关员对结城大魔王的态度x——

【以下内容出自原作、番剧、广播剧,无关部分有省略。】

1.波多野/岛野亮佑:

       (一) “就是这种时候,最容易发生意想不到的误算。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了在暗中啜着烟草的男人的背影,转过身来我便看清他是——我会完美地完成任务的,魔王大人!
        呵......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想办法渡过难关!这就是作为D机关间谍的骄傲!”
   
               ——《广播剧:香烟暗码》

        (二)岛野从原地慢慢地站了起来。
      岛野的双臂无力地垂在身前,向前踏出一步。
      “......开枪啊。”岛野声音低沉,毫不犹豫。
      “怎么了?这样可就瞄不准了哦。”岛野笑道,身体悠悠然地晃着,又向前迈出一步。

      回想起约翰畏怯的脸,岛野不由得微笑起来。
      真是可怜。相比是吓坏了吧。
      在约翰的眼中,岛野的身姿应该像是一头漆黑的野兽。因为那个时候,岛野是在刻意模仿结城中佐的样子。

                                      ——《误算》
【你们到底拿大魔王当啥啊x...以及——波多野以装瘸的形式,向伟大的结城魔王致敬(´・ω・`)xx——】【滑稽.GIF】

         (三)耳边响起了没有起伏的低沉声音。回过神来,惊讶地皱起眉。
       地狱使者?冥府引路人?
       不,不对。
       这令人悚然的,冷冰冰的声音,它的主人是——
       魔王。
       岛野的嘴角浮起微笑,低垂着头抬眼窥向声音的主人。
       一支蜡烛照亮了男人的侧脸。然而,修道士般黑色风帽一直遮挡到眼部,除了下巴,几乎看不清男人的长相。
        ——真是的,需要做到这种地步吗。岛野暗自苦笑。
                                                     
                                      ——《误算》

【好想槽,波多野这么想看老父亲正脸吗→_→...】【虚着眼】

            (四)波多野:“咦?∑黑猫是魔女的使魔,跟魔王可没关系吧?”            
        「结城中佐的注视→_→.GIF」
          “吁♪~~~~”【偏头吹口哨.GIF】
     
                     ——《特别篇:黑猫约鲁的冒险》
———————————————————
P.S.话说魔王真的是“私底下的外号”吗→_→...【虚着眼】全世界都知道了吧?!【摔!】连其他法国联络员的代号都跟魔王配套起的啊!!【摔!】

2.蒲生次郎:

   (一)难道当时结城中佐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公园......结城中佐......就是这个,当时结城中佐......
        他想起来了。
        ——不管怎样的调查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别忘了这点。
        结城中佐说着,同时把拐杖换了手,那是毫无必要的动作。就算只是一眨眼,结城中佐也不会做不必要的动作吧?

                                      ——《幽灵》

【结城中佐斩获“迷弟的信任”x1。】【喂x】

3.神永/伊泽和男:

       (一)“结城?结城中佐......妈的,那个该死的家伙!”伊泽突然大声喊道,连珠炮似的将结城中佐臭骂了一顿。
        冷血动物。
        人肉贩子。
        拉皮条的。
        地狱使者。
        吸年轻人精气的吸血鬼。
        阴阳怪气的家伙。

【结城中佐:你尽管骂,我没猜到算我输。】【x】

       (二)马克斯中校:刚才我们没问你,你倒是嘴里不断念叨着“可恶,我被结城中佐出卖了”“结城中佐出卖了我”......被结城出卖的男人最能获得我们信任。
        伊泽紧咬着嘴唇,狠狠瞪着马克斯中校淡褐色的眼珠,以及他那右颊有一道伤疤的脸庞。
         接着他转过脸去,颓然垂首。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段时真是笑成傻逼x——】

         (三)马克斯中校不怀好意的笑道: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犹豫着该不该背叛结城吗?你这种心情,我也不是不能体会,因为他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人。不过,你刚才自己不是说过吗?是结城先出卖你的。还有,你别忘了,你刚才已经说出了绝不能泄露的事。就算现在回去,结城也不会饶过你。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伊泽就像被马克斯中校的一字一句打中般的缓缓摇头。
       沉默片刻后,伊泽深深叹了口气,朝摆在桌上的电报机缓缓伸出手......

【马克斯中校怎么一股子抢儿子的既视感xx——】

       (四)伊泽苦笑着,将书抛到桌上,横身倒向床铺。
         他决定放弃,不再思索结城中佐这个迷题的含义。
         如果结城中佐有心不让他猜出迷题,伊泽绝对猜不透。
         “他设这个迷题的用意,等时候到了,一定会明白。”

         (五)一开始结城中佐就预见到了这一切。
        “结城中佐到底是信任我,还是不信任我?”
        感觉还真是复杂。结城中佐对伊泽并没有什么信不信任的问题,他只是将伊泽当成某种特别的存在罢了。证据是......

【某种地主家可以拿来卖的傻儿子存在x——】

         (六)“真是个惊人的怪物......不,不愧是魔王。”
        伊泽坐在行驶的车子中,闭着眼睛,努力与睡意相抗的同时,脑中浮现结城中佐那幽暗的眼神。
        在歌德的诗句中,魔王以花言巧语夺走孩童的灵魂。而他的亲生父亲不管怎么极力挽留,仍旧枉然。那肯定是厉害无比的甜言蜜语。
        “我们的魔王,下次会用什么花言巧语来夺走我的灵魂?”他闭着眼,泛起苦笑。
                                   ——《鲁滨逊》

【不,魔王卖你的时候明明啥都没说。】【嘲讽脸(´・ω・`).JPG】

4.宗像(忘了对应番里哪个人了。不过可以跟最后一集对一对。)

        “三国间谍?太离谱了。”葛西耸着肩,一脸惊讶,宗像不予理会,转身面向结城中佐。
        “您怎么看?”
                                    ——《xx》
【“不理你了,我找爹去。”】【bushi】

5.仲根
    (一)拥有无法使用的能力,因心中的焦急几欲发狂。所以,他就像期待救世主降临般,对那名像恶魔般的男人充满渴望。

                                    ——《黑鸟》
【仲根对结·伯乐·城中佐说:使用我吧......】【串戏ingx】

       (二)好几个假设像水泡般浮现在脑中。倘若日本大使馆对莲水病逝的事保密,没告诉国内的话......假使结城中佐正忙着处理欧洲那起事故......如果和仲根联络的事,完全委托莲水处理的话......
       超越世上万物的结城中佐,他那张冷峻的脸——
       记忆中,人称“魔王”的那名男子的脸,正在扭曲变形形成一道漩涡,被吸进黑暗中......
                                    ——《黑鸟》
【你们D机关......个人崇拜...搞得很厉害嘛。】【滑稽x】
【魔王:伤心到变形】【滚x】
———————————————————
6.最后!隆重推出——甘利/内海脩:
 
        内海苦笑着低语,把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结城中佐的面孔驱赶到了巨大的积雨云的地方。【中佐:excuse me???】
                       ——《代号“刻耳柏洛斯”》
   
【甘利,你......真是D机关的...一股清流。】【→_→】
————————————————————

P.S.撇嘴什么的......这个中佐好可爱啊x↓!

       “......别那么贪心。”结城中佐难得会苦笑似的撇着嘴说道,“外务省坚称东边是他们的地盘。要让他们挂不住脸不是难事,但日后万一有事,可就麻烦了。”
                                    ——《黑鸟》
P.P.S.听说魔王老父亲在访谈时说比较疼爱的孩子除了三好应该就是波多野,因为很可爱。嗯...【感慨地】果然实井并不是什么“可 · 爱”的孩子啊——【滑稽.GIF】
———————————————————
       至于上述摘抄能得出啥结论么......【思索】

【结论:对魔王的敬畏程度,很有可能是跟执行任务时的幸运E程度成正比的。】【误x】【滑稽】

【濯墟纪·12月稿】任评说

                         序·白龙鱼服

         烟尘滚滚,车轱辘碾过石块的声音回荡在峡谷中,马蹄落地声压抑不住。
        
        乌袍黑铠的轻骑紧紧环护着几乘用黑缎帐子捂得密不透风的车驾,隔了很长一段队伍才安排几名战士负责照明,燃着的火把在两侧孤峭险壁上跃出影影绰绰的光,投映着车马干巴巴的巨影。

         每位战士都绷紧如弓——他们深知被环护住的车驾中,总归有一辆供着他们大祁朝至高无上的人主。
         
        君王亲征本就凶险,在这肠管子似的“楚箕峡”中行军更是冒死之举。若是封堵两口双面夹击,或是在两方崖上埋伏,大祁的国耻日就得设于此日。只是前线吃紧,相持势同水火,已经到了哪方援军先至胜败就有定论的关头。他们只有这条捷径可走——好在先派探子摸过底,没有埋伏。
       
        若是一国之君在这里有什么闪失,这帮战士铁定都不得活......不行,不能想这种事——领军开路的将军回望身后黑压压众军,暗叹口气——看来御驾亲征除了扬我国威这点儿好,还真是折腾这帮子老兵......?!!什么?!“什么?!!”万千将士忘了勒马悚然抬头,火光映的通红的岩壁上幽幽浮起无数暗影,蔓延拉长——

        影子们的主人驾驭着迅速漫过半片崖壁的黑暗,缓缓从崖顶涌出——将军瞪着他的眼睛,他们没给予他忘掉这个画面的机会。


【峡谷名梗源桃花源记,“初极狭,才通人”。】

      
       
       

无聊时脑洞...也叫看到的人明白朕why不写文,因为出来的就是这种玩意儿。

         “哈......恶棍的好朋友就应该是混蛋啊!”她居高临下抚掌大笑,身后是一地残尸,“坏人和坏人,不正是应该守望相助么?”
         还活着的人目睹了她的暴行都逃光了, 满身的伤将他压制得无法追上去冲那群亡命奔逃的家伙做出任何报复。
         他跪在地上,死死盯住她,长长的额发盖住眼睛,给整张脸覆上一层厚重的阴影。
         “你在...怜悯我?!”这句话的重量膨胀,几乎崩碎牙齿。
        ——“你值得同情么?”   她摊着手不以为然,“你有做什么值得我可怜的事情么? 是摇尾乞怜了还是伏地求饶?”
       ——“......”他怔了怔,“......”
       “嗯?没有是吧?” 她沉声,“当机了?知道自己多十恶不赦罪不容诛了?”
       “......是吗。”他低低地笑起来,笑得呛气咳出了口血沫,“呵...咳!咳咳...呵...”
       气顺了,他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借力撑了起来,使出分筋错骨的劲力捏了捏那只钢筋铁骨的手,笑道——“有幸相识,交友——愉快。”
       她笑着呲了呲牙花子,用空着的手掐住他的腕上下甩了甩,顺便将他的手腕掰了个脱臼。
       ——“我也——非常...愉快。”

其实这货的真名是《教学楼》xx......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眼神死】

《时间海·千秋史路》
望不断的千秋史路 接天涯, (不归路)
追不完前尘往事 似流沙。 (往事烟)
唱不罢的离合悲欢 咿呀喑哑 水云袖舞罢, (流云曲)
饮不尽酽涩苦茶。 (告别吻)


河山未老已将覆,
枯骨燃尽戎装青年血,
万古山河今日重染遍,
英魂烈 一盅沸酒浇沸血—— (山河血)
暗中帷幄,锋芒雪藏,
有谁布,天罗地网 人走茶未凉?(梦中客)
沧海无垠,峰攒雪剑,
比人心,山崖未险。 (黑咖啡)




若戏言,字句虚实寥落真心半掩,(永生果实)

若天堑,清浊尽裂纵长剑。 (钟不二)
若明鉴,高天孤月照悬 苍茫暮色蜉蝣众生念,
空色生又灭。 (原晓)


妄心妄念妄凄烈,
空谈空忆空 悲切。 (王小二) 
追光逐影 人潮无声穿行——
黑白胶片 永恒怎生定格?! (黎家铭) 


风华潋滟,惊才竟绝艳,
此心坚,肆意挥洒看透迷局面。 (安娜贝尔·李)
笑意悠远,掌中局牵线,
一诺重,小像摩挲温前缘。 (易月生)
苍生在,天下未绝——!! (苏幕遮)


暗暗寒鸦,肃杀萧索,
肺腑言,徒惹忧丝成缕织苦涩。 (谢青)
折扇假面,掌痕刀斫,
此真意,欲辨已难言。 (荣慕生)
待到血泪重翻新篇,
能否 重归江南桃林院?
看尽子规天涯去,
半盏前尘沉浮夙愿。
凭谁听,檐牙下淅雨泠泠—— (季萱)

【时间海· 酒糟段子?】818同事组的二三事?【x】

   朕不服,为什么它不让朕把删除线加在标题里?!


   啧那就这样吧,某人要的同事粮xx。


 
                                                                                                                                part 1:所谓同事必备的深情厚谊xx?【地点:协会总部】


 
 
       荣慕生闲闲地伸出了一只斫痕累累的手掌:“余视此为何物?”


       司徒清明扫了一眼,仿着他往常的说法:“......此乃...年岁?”


       荣慕生笑眯眯地瞟了瞟司徒清明左半边,再瞟了瞟他右半边,这才盯着空荡荡的某处慢悠悠地开了口:


        "不。这,是手√。“【笑】


        ”......“


 
                             这大概是日期优雅活泼的分割线                                 


      (第二天,一贯尽【闲】忠【着】职【没】守【事】的荣大爷不知怎的竟然没去食堂蹭吃蹭喝,据不可靠消息的指控,听说是脸肿了x。)


 
 
              啊啊手好痒啊好想全篇都用删除线啊xx【死鱼眼】               


 
 part.2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搞艺术的...人?


 
         房间里,西窗【?】下,荣慕生捧着一面镜子,孤芳自赏【...?】,顾影自怜【...?】,当床理云鬓,对镜帖花黄【x】。如果从右侧看过去,他就像是刚煮熟。【。】他痛心疾首,颤着手审视着自己的右脸,眼中流露出了极度的不安和焦躁,最终他拂袖而起,径直走了出去。


       “你怎么还敢来?”司徒清明看着自己的“杰作”,舒坦地一挑眉。           


       “哦,那个那个...”不顾右脸肿痛,荣慕生笑吟吟的,“清明兄啊,我之前照了照镜子,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啊......”


       “什么不应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荣慕生打量了他一下,笑:“我觉得我肿的应该是左脸才正常啊。”


         荣慕生的笑意加深,“司,徒,兄,你用哪只手打的在下?”


         司徒清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半边,又看了看自己的右半边,脸色越来越像他直属上司的品格。


          ——毫不意外,荣大爷的左脸也肿了。【。】


          荣慕生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左脸,又抚了抚自己的右脸,突然身心舒畅地长出了一口气。


          ——“呼......终于对称了。”


 
                                                                                                                    


       朕觉得↑的表达老莫名了你们可能没看明白...【眼神死】


有意见直说朕可以意思意思改一改xx......




                         啊......这个删除线功能有毒呢xx......                                


part.3 请拿捧水仙照照自己好吗?艺术家?




       “所以......”司徒清明的额上青筋暴跳,“你这次来找我,不是为了羞辱我,而是为了让我帮你整个型?”


        “∑这么说你很希望我是来羞辱你的吗?”荣慕生瞬间换上了一副意味深长表意不明的神秘微笑。


         “......”看在荣慕生这次出现的目的还算比较友好【...?】的份上,司徒清明忍了忍没有发作,“你,为,什么不自,己,整?”


          荣慕生的眸中突然荡漾起了神往的光芒!他抚了抚自己红肿的脸,吃痛缩回了手,改扶住了自己的下颌。


          ——“那是因为,对着这张脸,我下不去手。”


         ”......“




                            删除线有趣!有趣啊!!【x】                              




part.4 单位食堂果然是同事交心的大好地点,你说是吧?【笑】




         大肿初愈,荣慕生又可以晃悠到食堂好好吃饭了。


         他端着餐盘子扫视一圈,走到优雅地吃着清粥小菜的司徒清明旁边坐下。


         司徒清明面无表情地抬了抬眼,暂时放下了”食不言寝不语“的教条。”哟~脸薄了不少。“


         ”我也这么觉得。“荣慕生充满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即关切道:”需要帮忙吗?“  


         ”什么?“他没听明白。


         ”你进食不便,需要在下帮忙么?“乍看之下,一脸恳切,往外散播着黑洞协会治安管理条例的春风。


         ”......不,用,了,谢,谢。我还有两只脚。“【。】


          


         


                         朕就是喜欢删除线,你奈我何?【笑】                            


part.5 司徒清明一直是个活得优雅而克制[bie  qu]的人......是...吧?【上】


      —— 司徒清明不仅是协会有名的骨干精英,也是协会里排的上号儿的清俊小哥。长了一张书香气质的脸,行为风雅,由其总结的宗旨被意图泡富贵名媛的一众奉为指导思想,是个丢到古代不当走诱拐路线的人牙子天理难容的角色,无需竞聘,直接上岗。


       如此一个分分钟都可以直接投入特殊服务业的人才,当然也有着不俗的好脾气。但是最近他的涵养不断地受到高水准的愚弄和挑战。自从他少了一只爪子以后,他就极度不想看见自己的长期战友荣慕生,虽然本来就不怎么想看见他。【。】


       此刻他负着一只手在身后,倚在自己房子的门框上,气度冷定。


       与其等荣慕生兴冲冲跑过来咣咣砸门闹的众人皆知,还不如自己出来等【zi】他【qu】到【qi】来【ru】。


       胖子啃着油腻腻的鸡腿路过院子,忽地感觉到了悚然的杀气∑。“∑老,老大你杵这儿鼓捣啥呢...?我搁这儿看着怪吓人的......”北惊了一下之后这个机智的小胖子接了一句“我我我再去杀只鸡来吃!”就开着漂移溜号了。


       司徒清明没理睬他,死死地盯着人会出现的方向,眯起了眼睛。


       “荣慕生,我们来决一死战吧。”


        说着,他握紧了手中的......花锄。【。】


                                                                                                                


        【荣慕生!老子跟你拼了!!老子只有一只手也能把你铲成那些粉色绣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呀!嘲讽我呀!老子不怕你!】【←已疯xx】









                                  学好删除线,走遍天下都不怕x                                
 


part.6 司徒清明一直是个活得优雅而克制[bie  qu]的人......是...吧?【下】


        其实荣慕生今天本来没法去闹他,因为想了半天没想出由头来。于是他花了半个时辰翻箱倒柜,终于找到了契机。


        他还没走到院子呢就觉出妖气来了,看那房顶上浓云密布妖云横行的,啧啧啧哎哟哟,都快把那三合土的屋顶【?】给掀出气浪来。


       “司...哎哎哎冷静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对吧都是文化人男人何苦为难男人...”荣慕生刚晃悠到对方面前就被一柄花锄架住了脖子,赶紧伸出双手摊开来使劲晃悠不知道是以示清白还是在嘚瑟自己比对方多了一只。


       “说,你这次来,又想说什么。我,让,你,说,个,够。”音色温润低沉,吐气字字平稳,可看那眼神就知道不是要让他说个够,是准备让他死个透。


       “你不要激动咱先把锄头放下好好说话..."荣慕生正了正色,”我这次来是来跟你坦白从宽的。“


         ”...???“【什么意思?他上谢老大那儿参了我一本?】


         "我来坦白一下为什么我老驴你......"荣慕生一脸严肃。


         司徒清明的神情一变——”你知道你这是在驴我?“


         ”...其实老早以前我就想驴你了,就是一直没找着机会。你手断了以后当上了谢先生的助理,我见到你的次数才多起来的。“


         ”请不要再暗度陈仓地强调我断手的事情谢谢,还有我手断了跟我成了谢先生助理这两件事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老大没有这种特殊嗜好谢谢。“司徒清明面无表情。【荣慕生这话我怎么听了心里毛毛的?他到底想说啥?】


         ”好只要你保持冷静不要突然发难一锄头削掉我的头咱俩什么都好说..."荣慕生小心翼翼地瞥了花锄一眼,“我今天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叠旧画。”


         ”然后?“


         ”那些都是我以前教竹原画画时画给她临摹的。“荣慕生曾经有个小徒弟竹原千雪,后来死了。提到这他的声音淡淡的,神情晦明难辨。”我那时候画了很多人物肖像给她,几乎把协会和管理局见过的人都画遍了,当然也画过你的肖像。“


         ”......所以?我想不出这跟坦白有什么关系啊。“


         ”今天我把它们翻出来的时候,你的那张画是反面朝上的。跟另一张正面朝上的画重叠在了一起。“


        司徒清明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他虚着眼:”反着面...反面有什么不对么...?“


        "两张画里的肖像重叠,我才猛地明白我为什么老想驴你。"荣慕生的神色愈加肃穆,”你跟一个跟我有些过节的人长得很像。只是因为性别不同反而容易让人忽略掉这种相似。“


        ”......谁?“司徒清明忽然觉得接近了某些真相,也许他能找到与他失散多年的母亲。


        气氛在一瞬间紧张到了极点。荣慕生的严肃更是达到了顶峰。静默了数秒后,他缓缓地开了口。


        ——”安娜,贝尔, 李。“【深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这么入神地听完了这么一长串我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荣慕生的朗笑打着旋儿飞向天际,同飞鸟的影子一起消失在了天的远方。


       然后他就被花锄砸死了x。【完结撒花】【并没有】


                                                                                                             


       ↑朕觉得从长度来说这都已经不能叫做段子了xx......


         


 


           






          


 
 
 


            


 
 
 


           


 
 
 


 


 
 
 



...2015暑假外交文...

——我们所看见的星光,常常来自几万年前。

——我们所看见的太阳,是它八分钟前的模样。

——我们所看见的墨迹,都来自l/c+t的时间前。

目之所及,尽为过去。

或许,“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句名言,还能解读出不同的含义:即使你如雕像般永远屹立不动,此时此刻的你,也不是面前的你。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都置身于历史的惊涛骇浪中,生前死后,无法逃离。

然而,世流浩荡中,总有一群人愿意逆流而上,没身历史的黑幕之后,与时光做交易,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支撑起即将倾覆的历史。

意气风发的先辈们,踏浪而来,击碎阴森的欲望,舍弃明媚的情感,穿越不休的硝烟,逼近幽寒的阴谋,亲手斩断了这世间的光和暗,终究登上了世界之巅。

他们共享了一个名字。

——历史管理局。

是我们改变了历史,抑或历史无声地指明了我们的前路?

是我们追逐着光明,抑或光明悄然地阖上了我们的双眼?

“君子居草庐而思社稷,小人处庙堂而误国家。”——演员。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导演。

“大国无盐,大国无颜。”——商人。

“自由万岁。”——献祭者。

历史是由这样的碎片拼合成的。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后,还有千千万万个演员,千千万万个导演,千千万万个商人,千千万万个为所有人的自由幸福舍弃自我的献祭者。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是缩影飞化的烟云。

是烟云散尽后的灰烬。

是灰烬炽热的余温,孤独地与这个世界的冰冷相抗。

在这个最温暖的季节里,让我们细细拾捡他们留下的遗迹,拂去蒙尘的时光,捧护宿命的光锥,探求历史阴面的真谛。

立时间之巅,端看历史之实,思量其后之心。

——致残酷的历史,以及已逝之人。

——欢迎来到时间海。

今夏8月11日晚8点,我们为各位准备了一万楼的抢楼盛宴,恭候各位的到来。

链接http://tieba.baidu.com/f?kw=%CA%B1%BC%E4%BA%A3%CF%B5%C1%D0&fr=ala0&loc=rec